阿泰

记录一些内心活动,偶尔还有一些不合实际的脑洞,ˊ_>ˋ

迹部真的是我爱的很久的角色了,

自割腿肉吃,哭唧唧

(顺便插一句晋江上都是些什么鬼)

5

我想我可能不止是……

我想我可能分为很多个部分。
有个部分活泼幽默,有个部分机灵懂事,
还有个部分生气了很快会反思自己是不是有错,另一个部分则是就算很害羞却依然会道歉会先结束冷战。
人们大多喜欢我这些部分。
但我还有一些部分在我身体的更里面。
有个部分敏感到别人一戳就会抽疼,有个部分则想带领大家自我毁灭。
该怎么协调这些部分的关系呢
这可能是个难题。
这也许是我迄今为止在亲密关系里表现失败的原因吧

1

被笑是早期迪士尼画风,那我就画一个灰姑娘继母吧。

1

侧面1和侧面2.

朋友要过生日啦,不知道画什么, 焦虑

6

大概是水太烫了

刚才我在洗澡的时候崩溃了
毫无预兆地无声痛哭
赤身裸体的,站立着,双手捂住脸颊
表情痛苦,和着水声音乐声还有我的喘气声
说不上来为了什么,也没有什么来由
然后用牙膏管的末端拼命地划着自己的身体
听起来很可笑对吧
可我那一瞬间的绝望真实地让人承受不了

1

爱乐之城

我害怕拥有梦想
我害怕为之付出努力,我害怕为之精疲力竭
我害怕心碎
所以我几乎是小心翼翼地敬佩着那些拥有梦想并为之努力的人
那些燃烧生命的傻子,那些在痛苦中挣扎却不动摇的痴儿
而我也只会在深夜里发出这样无意义的话语
假装自己,也曾有过梦

5

想象无法排解痛苦

写字的时候,突然有一种冲动。
想握紧手中的笔,很紧很紧
然后,猛然地,一鼓作气地,同时沉寂地
将手中的笔,插向自己的胸膛
感受一瞬爆裂的疼痛
尖叫,伴随奔腾的血流
回到现实,摸摸自己的胸膛,可能会卡在里面吧

7

昨夜未眠

做一支别人找不到的玫瑰
沉默地绽放又有什么意义呢

4

另类的过年烦恼

我知道人生中总会有些tough time,可我不知道它能如此的平凡,如此轻易地走进我的生活。
我向来是讨厌去我父亲那边团年的。
那种气氛,可能比亲戚的讨厌话语和孩子的熊行为更让人难受。
总体而言,是尴尬。
那种无法融入,没有有效交谈的情形,恍如丝线束缚你的身体,让你只想呆在角落,每一次被迫的问候都是煎熬。
登峰至极可能是在团年饭,你不会想到,进食这样愉快的事也会令人作呕。僵硬的身躯,害怕夹菜妨碍他人,被迫敬酒。
还有父母的行为,强迫跟菲佣说英语,是要显示什么?能说英语很了不起?而当你拒绝,得来“不愿意表现自己,以后有什么出息”。
可我只是有社交恐惧呀,害怕站在聚光灯下,害怕别人的打量。只要面无表情看我我就会...

出身社会还是必要的

今天跟朋友谈了一下,发现自己的逃避还是不行的。
我很想不出身社会,不与外界的人打交道,永远和爱我的父母生活在一起,可这是不行的。
没有考虑到朋友说的:别人都在前进,而你在后退。这样下去你和朋友们还有什么共同语言?
是啊,这是不行的。
都已经这么孤独了,寥寥数友还不得保持住?
有些人真好,内心像是有永不休止的岩浆流动沸腾着,推动着他们的思想,身躯,向更广阔的天地奔腾。
我讨厌正能量,但我喜欢看到这些鲜活的历程。

 
1 / 7

© 阿泰 | Powered by LOFTER